生活中的些许趣味

随身携带相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机会拍到些有趣的画面,我想摄影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捕捉下吸引到兴趣的人事物,给自己一个将画面或分享或回味的机会.

于我而言,摄影的意义就在于此。

Δ
隔离

近一个月的偏爱,犀飞利潜艇杰作 Snorkel Masterpiece 9ct。

过去一年没买什么笔,这只大概是去年中秋至今的最大收获了。早些年看过penhero上一篇文章,文主选择了一支杰作潜艇随身主持了他母亲的追悼会,打那时起我就对潜艇深深种草。既然要买那就买最顶级,而pfm杰作极罕有,退而稍次之的潜艇杰作便成了集潜艇上墨、胜利尖,杰作实金等诸多犀飞利代表元素于一身的绝佳之选。

继续阅读近一个月的偏爱,犀飞利潜艇杰作 Snorkel Masterpiece 9ct。

德国的罩儿

疫情之中,德国人是并不在乎口罩的,棉布口罩,面纱,甚至随便遮一遮,只是为了遵守法律遵守规定,而非重视自我保护。

德国人的生活是离不开汽车的,于是进了室内才戴口罩,一副口罩挂在车里反复用,似乎就成了普遍现象。以我一个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实属是不理解也不太能接受了。

也许是德国人人少地大才如此自信吧?

继续阅读德国的罩儿

儿时在九站平房的经历让我对风吹树摇这样的意象有些特别的感情,无论是沙沙的声音还是阳光洒过来的树影,记忆都尤为深刻。大概因为当时年龄小身高矮,记忆中九站的树是高大且粗壮的,如今虽记不起是榆是柳,但连片的绿色和阳光组成的树影婆娑是深深扎根在我的童年里的。

来到德国之后这边稀疏的城市密度以及相对原生态的自然环境都让我有些怀念起九站,如今随着城市化改造那边的平房动迁的动迁,迟早有一天也该彻底消亡吧。生活条件总归是要进步,也不知道在以后的人的生活中乡野趣味会变成何种存在。

2020年的二月二日20点

从想吃煎粉,到想吃冷面,再到想吃锅包肉想撸串,用思维导图诠释想家二字大体就是这样的。

天灾人祸,肺炎,地震,口罩,双黄连,过年,海外华人。关键词很多,想记录一下也不知道从何说去,德国的口罩也断货,被新闻轰炸着,正负能量的新闻每天都在上演,加上在海外独自过年,不太好描述这种复杂的感觉,也不知道多年后是否还能会想起这种感觉,不过总之是该记录一下,是非常时期里稀松平常的一天。

写于德国时间2020年2月2日20点49分

2019最好的一张片

说来惭愧,2019年实在没怎么东西,最好的一张也是上半年拍的,下半年则几乎没怎么拍,更别提满意的片子了。纵使有现实因素,也实数不该如此懒惰。

Berlin, Potsdamer Platz, 2019.5.3

五月份这张片子拍在波茨坦广场,当时特意跑到柏林看IMAX的复联,运气使然,在红色雕塑附近恰巧碰到了两个穿红衣服的孩子。真的是运气好,他们的家长并没在意我拍照,可能和旅游景点有关,也多亏gr3的弱攻击性和可靠性,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2020年希望能多出点片,多出门拍点,至少别回首之时为虚度光阴而后悔。

2020年第一个包裹——水人42与万特佳八角

年末下单,美其名曰新年礼物送给自己,其实也就是又一次消费而已。现如今对叫得出名的常见款愈发的兴趣寥寥,也是难得见到两只眼前一亮的笔。

继续阅读2020年第一个包裹——水人42与万特佳八角